乘醉

阿臣/请多指教

[粤闽]榫卯

存档.一发短小的肉.

标题一点也不污呀><


榫卯

*粤闽

*NC17


「怎么没把塑料杯盖盖上?小心烫着手。」

 

粤从浴室内推门而出挨着陷在沙发里抱着笔记本的闽坐下,顺手将桌沿上的焦糖拿铁推到桌子中央。

 

沐浴液的清香与拿铁散发出荳蔻一般香甜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充溢在鼻尖。却似好闻。

 

「刚刚搬笔记本的时候电源线不小心把它扫了下去,所以就这样放着了。」

 

闽探过身子将拿铁拿过来啜吸了一口,牛皮纸杯内的拿铁顺着唇边留下一圈乳白色绵密细软的奶泡,远处看去活像一白胡子。爱人此时的这副摸样倒是别有一番新趣。

 

粤侧过身子将手撑在了天鹅绒沙发柔滑的表面上,俯过脸舔舐去闽嘴角的奶泡。尔后两唇相触粤轻轻顶开了闽的齿缝,湿软的舌横扫过每一个角落,两舌在湿暖的口腔中交缠起舞。似是彼此爱抚,又缠绵纠葛。拿铁中焦糖与碳烤的芳醇迅速在口腔中热烈蔓延开。转而粤捧住闽的脸含住闽的下唇轻咬着,吞咽彼此口中的津液,似要再深入到喉咙中去。

 

当两唇分开时嘴角拉出一条清亮的银丝,泛着微微的红肿。粤环住闽的腰将下巴抵在肩窝上,抬眼看见对方有些红的耳根不禁歪过头轻笑

 

「很甜。」

 

接着手指在微微发烫的躯体前熟悉地游走,指尖扣住活结稍加用力,闽的浴袍系带便随着重力滑落在地,浴袍欲迎还拒般半敞散开,半掩着露出身体肌理分明的线条以及昨日胸前情爱尚未褪去的痕迹,空气中情欲的气息似乎随着温度迅速膨胀起来。闽抬起手似乎想推拒,但最终还是垂下了手转而迅速回应起粤的吻。

 

耳鬓厮磨。

 

湿软的舌在颈部慢慢向下游移,在泛红的锁骨和如朱砂根小巧嫣红的乳首前流连,顺着啃噬留下斑驳的印记,皮肤上渐渐传来微微刺痛的感觉。

逐渐抬头的欲望抵上了对方的腿根处,渗出的星星点点的浊液渗渍在皮肤上,对爱人来说这无疑是个绝佳的信号。粤的手指缓慢地向下游移,蜻蜓点水般掠过尾椎不轻不重地揉压,传来的酥痒感如同电流导向四肢百骸,啃噬燃烧着闽脑内的神经。

 

闽的呼吸声逐渐加重。

 

继而又再次地游移,更似在探寻一个深而幽静的秘境。

 

手指顺着指尖的润滑缓缓探入,另一只手交错轻揉舒缓着前方挺立的欲望。粤能感受到身下的闽的身体有些颤抖,闽将眼埋入屈起臂弯咬住了下唇。继而再探入一指,轻缓地律动起来,闽嘴边细碎的呻吟带着不适又无法抑制的兴奋。

 

手臂被挪移开,不轻不缓的柔和的吻落在眼角处。彼此相望交汇的眼神专注而热烈,饱含千百年来从未消逝过的柔情与爱意。

 

闽勾过粤的脖子让两人的脸更加贴近,又如孩童般狡黠轻笑一声迅速低下头咬住了粤上下滚动的喉结,果不其然听到了更为粗重的呼吸声。

 

将手指抽出,再换更为炽热的欲望抵入。时而缓慢沉稳,时而又如猛烈的狂风骤雨般让人摇摇欲坠。

 

闽的五指微曲,半长的头发有些凌乱的铺散在沙发枕上,汗液顺着紧绷的颈部线条流下,抓着粤背部的指节微微泛白。闽感觉自己此时神志飘飞,身下的律动循序渐进,思绪被情欲与快感如抽丝剥茧般一点点瓦解。

 

在最后的理智与欲望分崩离析之前,闽紧紧攀住了粤的颈脖。

 

余韵仍在空气中久久不褪。粤轻轻吻过两人十指相扣交握的手,样式相同的指环在晕黄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舒婷

 

Fin.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乘醉 | Powered by LOFTER